琴筝吧 - 香韵乐器官方网站

琴筝吧-传播古筝古琴文化,推动民乐发展,弘扬经典国粹,助力文化中国梦

当前位置: 琴筝吧 > 古琴知识 >

古琴趣事

时间:2016-11-04 21:52来源:未知 作者:香韵乐器 点击:
1 南冠楚囚: 钟仪是春秋时期楚国人,也是历史记载最早的职业琴师。 钟仪为楚共王时期(公元前601年公元前560年)楚国设在郧邑的行政长官,称作郧公,钟氏,名仪。楚共王七年(公

1南冠楚囚:

 

钟仪是春秋时期楚国人,也是历史记载最早的职业琴师。

钟仪为楚共王时期(公元前601年———公元前560年)楚国设在郧邑的行政长官,称作“郧公”,钟氏,名仪。楚共王七年(公元前584年),楚令尹子重率兵攻打郑国,钟仪随军出征,由于战败,钟仪沦为战俘,郑国把他抓住后,又转送晋国,成了“楚囚”。在被囚期间,钟仪怀念故国,不忘家乡,他想到楚国的战败,不禁潸然泪下,爱国之情,溢于言表。

过了两年的囚禁生活,到楚共王九年(公元前582年),晋景公见到“楚囚”钟仪,他问别人道:“兵器库里那个头戴南方式帽子的人是谁?”随从回答说:“那人是郑国转送来的楚囚”。景公对这个被关押了两年,还仍然带着自己国家帽子的人,十分感佩。他下令把钟仪释放出来,并立即召见,以示抚慰。期间,晋景公问起钟仪的家世,钟仪回答:“我的先世是职业乐师。”景公当即要他奏乐,钟仪拿起琴,演奏起楚国的乐曲。景公有些不高兴地又问:“你知道楚共王这人怎样?”钟仪回答说:“这不是小人所能知道的。”拒不评论楚共王的为人和其他的事。晋国大夫知道这件事情后对景公说:“这个楚国俘虏真是了不起的君子呀。他不说自己的姓名而说他父亲,这是不忘本;弹琴只弹楚国的音乐,这是不忘旧;问他君王的情况,他只说楚王小时候的事,这是无私;只说父亲是楚臣,这是表示对楚王的尊重。不忘本是仁,不忘旧是信,无私是忠,尊君是敬。他有这四德,给他的大任务必定能办得很好。”于是晋景公以对外国使臣的礼待他,为了促进两国和好,叫他回楚国谈判和平。钟仪便被称为四德公,其后世以其为祭祀祖宗的堂号。钟仪回到楚国后,如实向共王转达了晋国愿意与楚国交好的意愿,并建议两国罢战休兵。共王采纳了钟仪的意见,与晋国重归于好。

自此就有了“楚囚对泣”这则成语。

钟仪爱国的故事,对后世影响是很大的。王粲在《登楼赋》中对钟仪大加赞赏。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在《和刘长史答十九兄》诗中,还把“钟仪琴”与汉代著名的爱国者苏武的“苏武节”相提并论:“钟仪琴未奏,苏武节犹新”,字里行间流露出对钟仪那种大义凛然,不顾个人安危,深切怀念故国的爱国情操的深情赞颂。

 

2蔡邕听琴:

 

说起蔡邕可是大大的有名,他本人不但是东汉末年的高官,其后辈也是历史上的风云人物,女儿蔡文姬是《胡笳十八拍的》创作者,外孙羊祜是西晋太傅,外孙女羊徽瑜是司马师的妻子。同时“焦尾琴”的故事也是讲的蔡邕,但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却是另一篇趣事。

蔡邕曾经做过官,做官时因为人正直,办事公正,遭到邪恶势力的谗言诬害,被充军流放。过了许久,他又被赦免。赦免之后,他带着一家老小在外奔波,为的是躲避那班有权势的恶人们的谋害,在外过着流亡的生活。

后来,他躲到自己的故乡陈留去了。乡亲们听说蔡邕回来了,都很高兴,因为蔡邕为老百姓做过好事,威信一直很高。一到家乡,亲朋好友一个个请蔡邕到家中去促膝叙谈家常和国事。蔡邕被乡亲们的热情所感动,久久积压心头的万端愁绪好象慢慢解开了。

有一次,多年不见的朋友林仁听说蔡邕回乡了,特意准备了一桌酒席,邀请蔡邕到家里去作客。老朋友盛盛情难却,蔡邕只好应约。他兴致勃勃地往林仁家走去,走到要家大门外时,突然停止了脚步。原来屋里正在弹琴,琴声引起了蔡邕的注意,他就站在门外倾听。

开初,琴声悠扬,优美动人。不一会,琴声变得沉重、浑浊,有一种紧迫感。蔡邕蓦地听到琴声里隐隐地透露出一股“杀”气。他本能地愕住了。十年来死去活来的亡命生涯,使他对任何一种细微不祥之兆,都有着特别的敏感。他突然警惕起来:林仁请我赴宴,为什么琴声里隐藏着杀机?莫非多年不见的朋友变了,心怀鬼胎,也与邪恶势力同流合污,狼狈为*?今日请我赴宴是假,伺机谋害是真……想着想着,他感到可怕。再一听琴声,呀!杀气不但未减,不更加紧张了,正是生死存亡之际,莫非他们立即要下毒手了?于是蔡邕转身回头就走。

正在这时,另一位应邀赴宴的客人迎面走来。他看见蔡邕回身离去,神色异样,不知出了什么事,连忙拦住蔡邕问道:“蔡兄到哪里去?怎么到了门口不进去呢?”蔡邕好象什么也没有听见,仍然慌忙地、急匆匆地往远外走去。

主人得知蔡邕到了门口,未进大门就转身回去了,感到莫名其妙。今日是专诚款待老朋友蔡邕,他为什么不领情呢?林仁认为可能是自己没有好好接待客人,有失礼的举动,伤了老朋友的自尊心,老朋友受到怠慢,才生气离去。

主人心里非常不安,连忙亲自赶到蔡邕住的地方,再一次请他赴宴,并且再三向他道歉,说是忙于屋内张罗,有失远迎,请老朋友不要介意,今日看在老朋友面子上,一定要到家里去坐坐,家里还有其他客人正在等候。好说歹说,总算又把蔡邕请到了宴席上。

客人们热情洋溢地频频举杯祝福,个个开怀畅饮,唯有坐在首席的蔡邕好象惊弓之鸟,心魂未定,左顾右盼,掩盖不住内心的恐慌。真是一人向隅,举桌不安。主人再也忍耐不住心里要说的话了。他非常坦率地对蔡邕说:

“蔡兄,我们是多年的知己,虽然许久不见,情谊却仍然如同当初,亲似手足。不知道今日你心里有什么不快的事情,能不能对小弟讲讲,也好分担优愁。如果是小弟家中有失礼怠慢的地方,只管讲出来,千万不必介意。”

客人们也帮着为主人说话,争先恐后、开诚布公地请蔡邕不要计较主人的过失,也许有什么误会,有什么难言的心事,为什么不可以跟故乡的亲朋好友倾诉呢?

听了主人和客人们的一席肺腑之言,蔡邕慢慢地觉察到刚才也许是自己产生了一种错觉,老朋友这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不会危及他的安全,主人态度很诚恳,客人更是有话直说,没有把自己当作外人。

蔡邕这时才放心地举起酒杯,把久久不敢进口的酒喝了下去,并直截了当地把刚才在门口听到琴声里带有“杀气”而产生的疑虑讲了出来。

蔡邕的话一说完,整个宴厅里响起了一阵善意的大笑,主人十分坦然,毋庸置辩,哪里会有杀人之意呢?客人更了解主人,这完全是一种误会。从这个误会里,主人更加了解蔡邕了,久别的老朋友蔡邕是经受了种种折磨,身心受到了伤害,才这样如惊弓之鸟。

可是,最后解开疑团的还是那位刚才弹琴的客人。他听了蔡邕的话,会心地笑了,认为这不能错怪蔡邕多心,而要怪他弹琴没有弹好曲子。原来,蔡邕在门口时,他正在弹琴。弹着弹着,忽然看到窗外一棵树上,有一只螳螂,张牙舞爪地正爬向一只蟑的身后。螳螂正要扑过去了,千钧一发之际,弹琴的人发现那只蝉要飞走了,他担心螳螂扑不住蝉,手上情不自禁地为螳蝉助威。大概就在这时,琴声时充满了“杀气”,正好被蔡邕听出了这琴声中隐藏的杀机。

听了弹琴的客人介绍,一场误会才最后解除。大家喜形于色,兴致越来越高。

蔡邕一边微笑,一边向林仁陪礼道歉,认为失礼的不是主人,而是自己。误会解除后,宴会上气氛热闹非凡,一下子到了高潮,大家都争着向蔡邕敬酒。满座高朋,开怀畅谈,尽情痛饮。

这场误会过去,平静之后,大家对蔡邕听琴的本领,欣赏琴乐的能力,一个个惊叹不已,佩服之至。

对古琴的演奏,有欣赏能力的听琴者,可以理解琴声的内,在含义和声外之音,这种欣赏能力也是不容易达到的。要有这种欣赏能力,还得懂得古琴的音律。蔡邕就是精通音律的音乐察。

据传有一种叫做虞美人草的植物对古琴有欣赏能力,懂得古琴的音律。古人演奏某一个曲子时,虞美人草会十分激动,枝叶都会自然地摇动起来。据说,这是在合着琴声的节拍和旋律,高兴地翩翩起舞。这个曲子后来被人命名为《虞美人曲》。

 

 

3亡国之音:

 

春秋时期,卫国的卫灵公(公元前534——前493年)和晋国的晋平公相处很好,两国经常礼尚往来,外交活动频繁。卫灵公和晋平公都很爱好音乐,尤其喜欢听弹奏古琴。他们身边都有专业的全国闻名的琴师。在国家举行集会时,或者在欢迎国宾时,常常要有人专门弹奏古琴,以示欢呼庆贺。

卫灵公身边有一个琴师叫师涓,是全国有名的琴师。他会弹琴作曲,琴技很高。晋平公身边也有一个琴师叫师旷,年岁很大,八十多岁了,阅历很广,知识渊博,能弹琴作曲,象师涓一样赫赫有名。

卫灵公刚登一位那一年,接到了晋平公的邀请信,晋平公邀请卫灵公亲自到晋国去参加晋平公新建宫殿的落成典礼。这真是一件大喜事。卫灵公欣然接受了邀请,立即备好行装,准备出发。

他走出营门,沿着濮水河岸踱来踱去,他尽情观赏河畔迷人的夜色,忘却了一路的疲劳,忘却了时间的早晚。他回味着一天的旅途情景,计划着明天到达晋国后的种种安排,没有一点睡意。

夜深了,卫灵公刚要入睡,忽然听到濮水的水面上传来一阵阵奇异的琴声。这琴声由由远至近,飘飘然,忽儿陷约,忽儿清晰,有时深沉,有时悠扬。这琴音使人入迷,使人陶醉。卫灵公屏住呼吸,尽情欣赏,如同进入了仙境,他的心全然被琴音捉住了,他情不自禁地暗暗叫好:“太妙了,太妙了!”他从来也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曲子。

他转身去将涓叫醒,要他一同来欣赏这难得的美妙的琴音。师涓披衣起床,同卫灵公一同来到河畔,洗耳恭听,都听得入了迷。师涓熟悉的曲子不知多少,偏偏没有听到过今晚这么好听的曲子,也叫不出这曲子的名字。卫灵公要师涓把这个曲子记录下来,并要他这会弹奏这个曲子。

师涓为此更加认真研究这个曲子,聚精会神地把曲谱记在心上,但到底因为时间太匆忙,一下子没有能力把曲子学会。师涓便要求灵公在濮水河畔再住一夜,这样才能把这曲子全部记下,并学会弹奏。

卫灵公同意了师涓的要求,在濮水河畔再住一夜。

第二个夜晚,灵公和师涓又在深夜里听到了濮水水面上传来的琴音,曲调同昨晚听到的师涓一边听,一边把调子记下,一边学着弹奏。他到底是一位有名的琴手,很快就摸熟了这曲子的规律。他一夜未睡,直到天将亮时,濮水上的琴音停息了,师涓已经熟练地掌握了这个曲子。曲谱记下来了,他也能得心应手地弹奏。他十分高兴。

师涓把刚学到的曲子弹奏给卫灵公听,灵公听后大喜,他称赞师涓真有开才,弹得好,同濮水上的琴音一模一样,他听了一遍又一遍,好象是得到一种难得的享受。

第二天,卫灵公一行来到了晋国,晋平公亲自到路上迎接卫灵公。两位国君一见面,非常亲热,气氛很热烈,情绪很高昂。晋平公把卫灵公迎进了新建的宫殿,并且大摆宴席,用最高礼节,欢迎高贵的国宾。

宴会上,晋平公专门组织了音乐节目,有晋国有名的琴师弹奏古琴。老弹琴家师旷也来参加宴会。有酒有歌,有琴有舞。晋平公的盛情款待使卫灵公十分感动。酒酣之时,卫灵公为答谢主人的盛情。命随行的卫国琴师师涓弹奏一首新曲。这首新曲就是卫灵公喜爱的、昨晚师涓刚从濮水河畔学来的曲子。

师涓沉醉在琴曲中。专心致志地弹奏。卫灵公特地请师旷坐到自己身旁一同欣赏。谁知道师涓刚弹到一半时,师旷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到师涓身旁,毫不客气地按住师涓的手,说:“快停住!不要弹了,不要弹了!”

卫灵公一看到这个局面,不知什么原因,十分扫兴。边忙问道:“为什么不要弹?”

老琴师师旷诚恳地说:“这个曲子是亡国的声音,千万不要弹!”

这时,晋平公也莫名惊诧,非常尴尬,连忙问师旷:“怎么说是亡国之音呢?这琴曲好听得很呀!”

晋平公一说话,大家都安静下来了。师旷从容不迫地告诉晋平公:“这个曲子原来流行在商朝末年,商纣王生活腐化,性情残暴,对内残酷地迫老百姓,对外发动侵略战争。他终日放纵享受,沉醉在歌舞声色之中。他有一个宠爱的乐师叫师延,为了投其所好,专门为纣王弹奏靡靡之音。这种声音乍听起来确实动听,使人入迷。久而久之,这种琴音便会麻醉健康人的心。纣王最爱听这种靡靡之音,并说成是新声。他沉醉在这种新声之中,不可自拔。商朝的老百姓对纣王的这种行为恨之入骨。后来,周武王带兵讨伐纣王。商朝很快就灭亡了。这时,纣王已死,担心老百姓不会原谅他助纣为虐的罪行,十分害怕老百姓处罚他。他就抱着七弦琴,跳进了濮水的河心,畏罪自杀了。纣王喜爱听的这个曲子。师延跳水自杀之后,传说每当有人经过濮水的时候,便能在夜深人静之时,听到这迷人的靡靡之音,这靡靡之音也是导致商朝灭亡的一个因素,所以这种琴曲不能再弹,这是亡国的声音。”

师旷说到这里,接着问师涓:

“你弹的这个曲子是不是从濮水上听来的?”

卫灵公和师涓听了师旷的话,都感到大惊,无言以对。

师旷说:“沉醉在这种靡靡之音中,必定亡国!”

卫灵公点点头说:“师旷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4爱琴如命:

 

1977年8月,美国发射的「航行者」号太空船上,放置一张可以循环播放的特制唱片,其中录有多种语言和代表性音乐,包括管平湖先生演奏的古琴曲《流水》。这首曾经由春秋时代著名琴家伯牙的弹奏而与钟子期结为知音好友的古曲,如今又带著探寻地球以外天体"人类"的使命,到茫茫宇宙寻求新的"知音"

管先生热爱古琴艺术,并十分珍惜他那张名为"清英"的唐琴。那是一张朱红色杂以墨云髹漆、周身布满蛇腹断纹的古琴,发音宏亮清脆、琴面光可鉴人,管先生为保护那张珍贵的古琴而经受过的一场险情。

 

那是管先生去广播电台演播以後,他乘坐三轮车由电台回报恩寺寓所,当车行至长安街西三座门(已拆除,原址在今28中学门前)时,迎面飞快地开过来一辆卡车,由于车速快路面窄,一下子蹭在三轮车上,车子被突如其来的汽车撞翻了,管先生被甩出去两米多远,他的膝部、肘部多处被挫伤,好不容易才挣扎著爬起来,而那张琴却依然完好无损地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管先生事后笑言,在翻车的一刹那,他更加用力地抱紧了琴,虽然被抛出车外翻了一个滚儿,但是琴却始终没有著地。


让管先生奋不顾身的“清英”

 

管先生另一趣事:

 

 

解放前,管平湖先生家徒四壁,仅靠教琴、修琴和卖画的微薄收入养家糊口,还担负著三个女儿上学的开支,经济状况十分窘迫。但管先生也曾有过一次大手笔,一次路过隆福寺,有人出售西山大山青(北京附近产的一种山蝈蝈),其声雄厚松圆,可惜的是已然苍老,肚上有伤斑,足亦残缺。管平湖明知它活不过五六日,犹欣然以五元易归(当时洋白面每袋二元五角),笑对左右说:“哪怕活五天,听一天花一块也值!”有一天,管平湖忽然听到王世襄怀中的大草白蝈蝈发声作响,顺手拨了一下琴弦,说:“你听,好蝈蝈跟唐琴一弦散音一个味儿。”

(责任编辑:香韵乐器)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